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孝子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孝子(第三更求月票)


  九阿哥说了这么一句话,就没了动静。

  轮到舒舒睡不着了。

  太子是嫡出,早早册为太子。

  诸位皇子阿哥,早在不懂事之前,就晓得了太子与其他兄弟的不同。

  君臣有别。

  小孩子时,不会去想这其中的区别。

  同样的皇子,因生母不同,一个是未来的皇帝,其他的沦为宗室。

  现在大了,这其中的落差会越来越大。

  像九阿哥这样想的,不会只有一个。

  康熙也好,索额图代表的太子党也好,他们越是捍卫太子的权势与地位,打压防备其他皇子,越是会压得这些皇子反弹。

  凭什么呢?

  嫡出身份么?

  可是太宗皇帝与世祖皇帝都不是嫡出!

  太宗那一辈,嫡出的广略贝勒与礼烈亲王,先后都被立过太子,结果如何了?

  先后都废了!

  一个坐罪处死。

  一个也背负着“染指后宫”的恶名被废。

  等到世祖皇帝那一辈,肃武亲王是皇长子,而且还是随着太宗皇帝打天下的长子。

  在早年太宗皇帝子嗣单薄时,他是唯一有继承权的皇子。

  可是因为没有后宫助力,在太宗驾崩后,他一个旗主皇子没有争过年幼的世祖皇帝。

  不管康熙如何重视嫡子,实际上他也是受了八旗“并嫡”之风的影响,对于妃嫔所出的阿哥,给了并不亚于嫡皇子的待遇。

  这些人按照太祖太宗朝的规矩,都有继承权。

  七阿哥是例外。

  这个儿子,更像是客人……

  康熙刚开始嫌弃,后来因为对方优秀,又不甘心白给出去。

  似乎出继的事情不了了之。

  可是纯亲王福晋也不好再择嗣子。

  就像是想要弟弟家产,还不舍得儿子改口叫旁人爹娘的极品亲戚……

  舒舒胡思乱想着,天亮了才闭上眼睛。

  第二天。

  舒舒醒来时,眼下乌黑。

  九阿哥已经恢复了平静,看着舒舒的样子,道:“没歇好?昨儿累坏了,要不要再睡会儿……”

  舒舒瞪了他一眼,打着哈欠摇头:“跟七嫂约好了,去探望五哥……”

  九阿哥道:“那回来再补觉……左右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儿……”

  舒舒点了点头。

  九阿哥带了几分幸灾乐祸,道:“老三这回算是让汗阿玛记住了……也就是给他留面子,要不然说不得直接夺两个佐领……”

  舒舒想起三阿哥前头的话,好奇道:“荣妃娘娘的弟弟怎么样了?”

  海拉逊一个内务府总管遇到这种事,都只有自尽的,一个膳房管事能得了好?

  昨儿行在膳房被抓的管事中,就有那一位。

  “刑讯过了,确实不与他相干……就是得了旁人‘指点’做了蜜麻花、蜜果子什么的,本是为了讨好老十三……他姑娘今年小选,分在章嫔娘娘宫里当差,这是想着以后呢……听了旁人的话,觉得应该给诸阿哥都给到了,省得被年长的阿哥说嘴,才给了老三,还叮嘱着要分给老大之类的……”

  九阿哥带了鄙视:“只这个心思,汗阿玛就容不下……一个一个的,就盯着皇子阿哥后院……打了四十板子革退,几个兄弟、堂兄弟一并清退……”

  舒舒沉默。

  御膳房,是内务府中油水丰厚的部门之一。

  她在宫里住了两月,也听了御膳房不少的八卦。

  那里盘踞着两大内务府世家,一家就是德妃的娘家,一家就是荣妃的娘家。

  要是按照资历,德妃这边更久远些。

  早在八旗没有入关,还是盛京皇宫时,德妃祖父就做过御膳房的管事。

  不过自打康熙初年,荣妃选入宫中,后成了皇帝的第一个嫔御,接二连三的生孩子,荣妃娘家就起来,也进了御膳房,把持了肥缺。

  一直到后宫德妃后来居上,单独册嫔,又在封妃时排在荣妃前头,御膳房的势力才达到微妙的平衡。

  舒舒知晓这个后,都脑补了一出“永和攻略”。

  如今算是一方落幕。

  怕是德妃娘娘不会感谢九阿哥。

  那是个聪明人。

  看出之前是皇帝在扶持荣妃娘家。

  也看出皇帝后来打压荣妃娘家。

  这个平衡,是皇帝要的平衡。

  昨天的事情还要收尾,九阿哥吃了早饭就匆匆离去了。

  舒舒昨天与七福晋约好的是辰正,瞧着时间差不多,就带了核桃出来。

  她先去与七福晋汇合。

  两人的院子挨着,七福晋也正好出来。

  探病没有空手的,可眼下在外头,能送礼的东西有限。

  可这是大伯子,两人与五福晋还交好,自然不会送那些用不着东西。

  七福晋小声嘀咕道:“我寻摸了一圈,就这盒阿胶还贴边……这个是养颜的,也勉强算是对症……”

  舒舒则指了指核桃怀里的锦盒道:“都差不多,我昨儿也是翻了个遍,找出一罐子三七粉来,也是女人补血气的,不过对外伤也有好处……”

  说话间,妯娌俩都笑了。

  七福晋捂着嘴巴道:“五爷乐意吃就吃,不乐意吃就让五嫂补补,左右不浪费……”

  舒舒笑着点点头。

  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不过想着五阿哥的伤势,还有少不得涂药之类的,她先打个预防,省得七福晋吓到,便说:“看着挺吓人的,七嫂忍忍……”

  七福晋轻哼道:“小瞧谁呢?我是那不懂事的……”

  舒舒忙笑着赔罪。

  她只是以防万一罢了。

  说起来七福晋平日确实挺靠谱的,偶尔有些小娇气的时候也是在亲近的人面前。

  说话的功夫,一行人就到了五阿哥夫妇暂住的院子。

  五福晋早等着了,听到院子里动静,迎了出来。

  因是探病,先要看过正主。

  五福晋边将两人引到东次间。

  五阿哥已经穿戴整齐在等着了。

  他脸上依旧肿着,外头没有包扎,缝合过的伤口看着依旧是骇人,拐带着一只眼睛都眯着。

  见两位弟妹到了,五阿哥客气起身,面上带了笑:“两位弟妹来了……”

  因为脸肿的厉害的关系,口齿有些不清晰。

  舒舒跟着七福晋福了福。

  七福晋就道:“五哥您坐着,也别开口了……又不是外客,我们妯娌自去说话……”

  五阿哥点点头,望向舒舒:“老九……”

  “御前当差去了,说是中午前过来看五哥……”

  舒舒道。

  五阿哥点点头。

  舒舒与七福晋就跟着五福晋出来,去了西次间说话。

  七福晋脸上才带了担心,伸出手比量了一下:“快一扎长,这留疤的话可不好……”

  五福晋叹气道:“已经问了太医,伤口这么深,想要不留疤不可能……剩下的就要看恢复的如何……”说到这里,望向舒舒:“多亏了弟妹,昨儿太医过来换药,说看着长势不错,难得的是伤口没有溃烂,应该会比预料中的好些……”

  舒舒忙道:“我也是一知半解……”

  七福晋陷入沉思,似乎想到什么,伸出左手来,跟两人道:“瞧瞧这里……”

  她指着食指第一个关节上的位置。

  舒舒与五福晋仔细看了,白白嫩嫩的,实看不出什么。

  七福晋面上带了得意,指着一处浅浅的几乎看不出的白线道:“这里,曾经是个疤,是我十岁那年留下的……当时嘴馋,又到了留头的年岁,我额娘逼着我针线,烦的不行,就背着大人去厨房,张罗着自己做好吃……哪里会用刀呢,切得又是黄瓜,滚圆的,一滑就切了手指头……血呼啦的,吓死人了……等伤口愈合了,就是半寸的疤……”

  她打小爱美,哪里受得了这个?

  闹的家里四处打听去疤的法子,挨个的试。

  也不知道是愈合了,还是天长地久的用下来管用,反正这伤疤就剩下这浅浅一道子。

  五福晋脸上露出惊喜来。

  “试了没有十种,也有八种……回头我都整理出来,到时候五嫂你问问太医院那边,看有没有能用的……”

  七福晋说到这里,又道:“宫里娘娘多,太医院那边应该最不乏美容养颜的方子,五嫂要是不方便说,就让娘娘要去……”

  五福晋应了,谢过七福晋。

  舒舒也想起后世对于外伤留疤的一些常识,道:“深色的尽量别吃,酱啊,酱油什么的……还有一些发物,牛羊肉、鱼虾这些……番椒、烧酒这种辣的,更是沾也不要沾……”

  五福晋仔细听了,认真记下。

  七福晋道:“五嫂只往好处想,多悬啊,离眼睛就半寸……这都是老天爷开眼……”

  五福晋温柔点头:“我晓得,也是佛祖保佑……我打算吃一个月长斋……”

  舒舒与七福晋对视一眼,都不好说什么。

  就是心情略有些微妙。

  等到出了这边,七福晋才低声道:“五嫂怕是吓到了……之前她不信这些个……”

  舒舒点点头:“也好,有个寄托,总比整日里提心吊胆没着没落的好……”

  七福晋打了个哆嗦:“要是叫我吃一个月斋,不让我吃肉,能要了我的命……也就是五嫂了,素来饮食清淡,应该不为难……”

  两人也散了,各自回去。

  舒舒也乏着,想着补觉。

  核桃禀告道:“福晋,娘娘打发香兰姑姑过来了……”

  舒舒望过去:“送吃的?”

  这是婆媳两人之前的默契。

  每次互通的消息什么的,都用送吃食做借口。

  核桃摇头道:“没有,送的衣服样子……”说着,拿了个册子,递给舒舒。

  舒舒接过来看了,是冬天大毛衣裳的衣服样子。

  “香兰姑姑说,娘娘担心几位福晋冬衣不足,要给几位做衣裳,一人四套……让福晋去问了五福晋、七福晋,各自选出来……不着急,今晚之前选出来就行,到时候香兰姑姑来取……”

  核桃说着。

  舒舒觉得头大。

  真是避不过去了。

  这是让自己回话。

  怎么回?

  舒舒可不想抖这个机灵。

  还是等九阿哥回来,让九阿哥这个亲儿子定夺。

  她将册子递给核桃:“你跑一趟吧,请两位福晋选了……”

  核桃去了。

  舒舒想着宜妃的行事做派。

  看似性子爽朗大气,可实际上行事极谨慎。

  内务府消息传得沸沸扬扬,要说瞒住太后那边舒舒相信。

  因为宁寿宫上下是皇上的人手,想要瞒着消息很简单。

  要说瞒住了宜妃,这就是扯淡了。

  可是儿子们瞒着,康熙也没有告诉她,她就能忍到第三天才打发人出来,还是这种不着痕迹的打探。

  少一时,核桃回来,后头还跟着五福晋。

  五福晋面带忧心,拉着舒舒的手道:“娘娘那边怎么办呢?这样还瞒着?明天圣驾拔营,我们爷留在这里养伤,又是什么说辞才好……”

  这是听到香兰晚上要再来的消息,有些怕了。

  儿子们瞒着,是孝顺,舍不得嗔怪。

  儿媳妇们瞒着,没有哪个婆婆会高兴。

  舒舒不好替她拿主意,只说了自己的打算:“反正听自家爷的总没错,那才是娘娘亲儿子呢……怎么回话,是直接说也好,还是在伤口愈合前继续瞒着也好,我听九爷的……”

  五福晋咬了咬嘴唇,点了点头:“是该如此……”

  出嫁从夫,就是规矩之内。

  五福晋回去了。

  舒舒没有那么轻松。

  宜妃这样通透的人,会看不出这是儿媳妇们的糊弄大法?

  可是还能如何呢?

  掏心掏肺,仿佛亲生母女么?

  简直是笑话。

  舒舒觉得自己被大阿哥的事情刺激了,眼光又放在“九龙夺嫡”上。

  至于婆媳之间,还是客客气气的好。

  太亲近了,反而容易挑剔苛求。

  人心都是如此。

  昨晚睡了不到一个时辰,她脑子早已昏沉沉的,就去睡了。

  一直到午后,她才被饿醒。

  院子里传来动静,九阿哥回来了,后头还带着十阿哥与十三阿哥。

  九阿哥还绷着,十阿哥与十三阿哥都是眉飞色舞模样。

  舒舒迎出来,看着三人的模样,心里也跟着一松,笑着说道:“怎么一个个喜气盈腮的?皇上赏了?”

  九阿哥挑了挑眉,下巴抬着,道:“往大了猜……”

  这是围场,要是比赏银还体面的,让他们去掌旗行围?

  可是才出了大阿哥与五阿哥的事……

  至于别的,舒舒一时还真是想不到。

  十阿哥已经忍不住,大笑着说道:“九嫂,汗阿玛让九哥署理内务府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又是大章,所以晚了,^_^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0.cc/2/2780/71166315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0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