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七十六章 查

第七十六章 查


  “‘瓜田李下’的道理都不晓得?”

  康熙不好直接说出自己对安和亲王一脉的厌恶,只皱眉道:“行事不谨,用人不当……就这,你还想要学差事?!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九阿哥傻眼了:“怎么就牵扯到‘瓜田李下’?汗阿玛,这是哪个王八蛋在造谣,儿子冤枉死了……”

  这样的流言,太恶心了!

  这叫他以后怎么跟八哥相处!

  康熙陷入沉思:“董鄂氏是不是晓得你帮着郭络罗氏置办嫁产之事?”

  九阿哥眼神有些游离,可是在康熙目光烁烁之下不敢扯谎,点了点头。

  “她拦了?”

  康熙神色莫测。

  九阿哥心里警醒,难得的机灵一把,摇了摇头:“那倒没有,就是误会了,以为儿子预备三份,是包括老十的,还有补给五哥的……”

  康熙没有再追问。

  皇子如今排序到十七阿哥,这长子与幼子之间差了一代人,不可能凑到一起去。

  诸皇子之间,年岁不同,脾气喜好不同,自有远近亲疏。

  康熙这个皇父,从没有插手皇子之间关系的意思。

  看到这些日子董鄂氏的为人行事,康熙其实已经后悔了。

  董鄂氏因是长女长姐的身份,行事周道宽厚,有长嫂之风。

  要不是差着年岁,指给五阿哥,也是一对圆满夫妻,省的太后与宜妃为他操心。

  至于老九……

  真是白瞎了董鄂氏!

  康熙没了耐心,皱眉道:“朕听不得这些腌臜的话,也不允许皇子、福晋都成了大笑话!既是事情因你而起,朕将此事交给你,查清这歪风从何而来?是内务府包衣报复,还是有其他人弄鬼!查清楚之前,尚书房的功课停了!”

  九阿哥不由茫然:“汗阿玛,儿子从哪查起?这要人手也没人手的?要不然儿子去寻刑部尚书帮忙?”

  康熙实忍不住,将手中的折子摔到九阿哥身上:“你是傻子?恨不得这流言人尽皆知?”

  九阿哥耷拉着脑袋,带了几分无措,依旧实话实说:“那带上老十行么的?儿子实不放心自己……”

  实在是这些日子,遭遇重大变故,九阿哥不仅伤了身心,还伤了自信。

  加上妻子聪明、弟弟聪明……

  娘娘说他“眼瞎心盲”、汗阿玛嫌弃他笨……

  要是其他难事,九阿哥会毫不犹豫的请八阿哥帮忙。

  可是这个流言太恶心人了……

  查清楚之前,九阿哥不知该如何面对八阿哥。

  也不好跟妻子求援。

  “董鄂氏‘病着’,你在尚书房请假照看也说得过去,老十请的哪门子假?”

  康熙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儿子的恳求,摆摆手打发他下去。

  九阿哥失魂落魄的从乾清宫出来,十阿哥摇着扇子,在尚书房外等着。

  看到九阿哥神情,十阿哥连忙将他拉进屋里:“怎么?汗阿玛的不许你随扈?为什么啊?大大年前、去年不都带你了?”

  九阿哥好奇地看着十阿哥:“你怎么晓得我打算找汗阿玛说这个?”

  “九阿哥这两天没事就往乾清宫方向伸脖子,还念叨嫂子不耐宫里暑热……你也不是爱往汗阿玛身边凑的人,除了为这个,还能因为什么?”

  十阿哥说着,带了不解:“按理来说,汗阿玛不应该拒绝啊……嫂子会蒙语,一路上还能陪太后说话……”

  九阿哥长吁了口气,闷声道:“没说这个,说了旁的……”说着,压低了音量,将流言之事说了。

  十阿哥瞪大眼睛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  好一会儿,十阿哥皱眉道:“九哥你得罪谁了?内务府?不应该啊……要是内务府那些家伙报复,不是应该盯着嫂子?编排出这样叫人恶心的瞎话来,连八哥他们两口子都搅合进来,倒不像是针对嫂子……”

  九阿哥带了期待看着十阿哥:“我也是一团浆糊,实想不出这邪风从哪儿吹的,老十你帮我仔细想想?”

  “那弟弟就帮九哥好好捋捋……”

  十阿哥带了认真,仔细想了想,掰着手指头:“九哥叫桂丹置产之事,郭络罗家晓得,安郡王府晓得,嫂子当初拦了一把,嫂子晓得……郭络罗家是九哥外家,也晓得九哥是帮着八阿哥撑脸面,不会没事找事编排出这样瞎话来埋汰九哥……嫂子么,更是没有给自己泼脏水的道理,那剩下的纰漏多半就出在安郡王府……”

  新婚少妇,就成了泼妇,什么好名声么?

  “啊?这么简单?”

  九阿哥不大相信:“不能够吧?这流言说起来,最伤的可是八嫂的名誉……八嫂是安郡王府教养大的,她的品行存疑,那不是也在骂安郡王府自己个儿……”

  毕竟世人对男女德行要求不同,男人“偷嫂”是风流官司,女人“盗叔”则是品行轻贱。

  十阿哥翻了个白眼:“安郡王兄弟几个,可是出了名儿的不齐心……谁晓得他们是不是互相攻讦,九哥你只是池鱼……”

  九阿哥郁闷的不行:“这幕后之人忒恶毒……我怎么跟你嫂子说这个……”

  “九哥可别瞒着!”

  十阿哥立时多了郑重:“越是这种涉及男女官司的是非,越是要早早说清楚,省的搜子误会了……再说嫂子是个明白人,说不得能想到解决之道……”

  九阿哥抿着嘴,不吭声。

  *

  二所。

  舒舒放下毛笔,看着纸上的几个字,“和气致祥,喜神多瑞”。

  果然《菜根谭》是一门好学问。

  “疾风怒雨,禽鸟戚戚;霁日光风,草木欣欣。可见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,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。”

  之前她就反省过,像前几日大闹头所那样的“突发事件”当免则免,就是怕事情发展不受控制。

  没想到,竟是一语成谶。

  原本就算九阿哥之前安排外家置办嫁产之事翻出来,也就是有争议而已。

  可是这前后事情一呼应,生生的弄出了“奸情”。

  舒舒与十阿哥一样,也是疑到安郡王府众人身上。

  即便不是王府中人,也是安郡王一系那几个兄弟的郡王府、贝子府闹出来的。

  她素来想的多,也担心有人混熟摸鱼,想要打发孙金出宫,传话给福松悄悄调查此事,不过想到九阿哥,就没有立时打发人去。

  这件事,还是当与九阿哥商量着处理。

  即便他只是个少年,可是已经在学着成长。

  舒舒抄写了半本《菜根谭》,也反省了半天。

  自己太着急了。

  康熙大限还有二十四年,就是一废太子也还有十一年。

  自己立足还不稳,急什么?

  总是忧心忡忡,找到机会就想要拉开九阿哥与八阿哥的兄弟关系。

  幸好现下有九阿哥的身体状况为掩饰,她的急促不安都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,否则说不得就要露马脚。

  这宫里,并不缺聪明人。

  还有她对八福晋的态度,也有问题。

  即便之前有嫌隙,如今成了妯娌,正常的情况下是试着好好相处。

  而不是像八福晋一样的目下无尘,傲慢无礼。

  那样自己还是什么对照组?

  不是成一类人了么?!

  舒舒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。

  九阿哥带了忐忑回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恬静温柔的妻子。

  “爷回来了……”

  舒舒的神色,带了几分欣喜。

  九阿哥涨红着脸,有些说不出话。

  回来的路上,他已经决定采纳十阿哥的建议,将流言的事情对妻子说清楚。

  可这临了临了,不免又生不安。

  要是说了……

  她也怀疑了呢?

  或是她并不怀疑,可依旧觉得丢脸……

  妻子看似随和,其实骨子里自带傲气。

  要是晓得因自己的缘故,她被人嚼舌成“泼妇”、“怨妇”,那她说不得就恼了。

  眼见着九阿哥不说话,可怜兮兮的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舒舒没想到流言上去,毕竟九阿哥的行程是阿哥所到尚书房,接触的人有限。

  九阿哥苦笑道:“汗阿玛刚才提溜我过去骂了一顿……是关于之前帮着安王府置产之事……”

  舒舒听了,不由汗颜。

  倒是忘了这紫禁城真正的主人。

  康熙尚儒学,重视皇家名誉,自然不能容忍这等污秽的流言。

  舒舒不会傻的这个时候往自己身上揽不是。

  万一说来说去,被当真了,不是成了旁人眼中的“祸根子”!

  她脸上收了笑,露出疑惑来:“流言来的莫名其妙,世上虽然有‘损人不利己’的,可毕竟不是常态……多数人行阴谋事,多是为了‘损人利己’……我琢磨了一晌午,实不明白坏了八福晋名誉,对谁有好处……”

  九阿哥不可思议道:“你都晓得了?那你怎么……”

  不生气,不愤怒,还能这样平静?

  舒舒已经拉了九阿哥的手,在炕边坐了:“爷恼了?没有必要……那不是中了小人的盘算!编排出这样的瞎话,专门传到我耳中,说不得就是为了让咱们恼……咱们好好的,当成个笑话看,说不得恼的就是那等小人……”

  孙金的身份,只要一打听就能晓得。

  他能听到的消息,要说不是特意转给舒舒的,舒舒自己也不信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0.cc/2/2780/717127304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0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