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六十七章 赌注

第六十七章 赌注


  宫里主子,太后、妃嫔,皇子、福晋、公主,再加上小一辈的小阿哥、小格格,每日分例都有猪肉。

  太后猪一口,妃九斤,嫔六斤八两,贵人六斤,常在五斤,答应一斤八两。

  皇子福晋,因为供应里猪肉为主,每天足有二十斤。

  还有皇子与公主,皇孙与皇孙女……

  林林总总的,加起来的数量,就要大几百斤。

  再加上四百左右的宫女子,两、三百的乳保,再加上有头脸的太监首领上百人,这些人每日分例都有猪肉,

  只这些人的分例加起来,每日猪肉又要小一千斤

  “那也没有大规模养的,都是城外几百个皇庄轮着供的……还有一部分是跟农户采买……”

  九阿哥依旧坚持己见:“这不像鸡鸭,养死了不心疼……这要是养多了,害病死了,得赔多少钱?傻子才做这亏本的营生!”

  舒舒却还是想试试。

  实在是小松描述的画面,让人不敢想这些散养的猪到底是怎么喂大的。

  好像上辈子去陕博,也见过陶器做的小模型。

  上厕下圈……

  “爷敢不敢与我打个赌?”

  舒舒挑眉道。

  “啊?打赌?怎么赌,说说看?”

  九阿哥也来了兴致。

  实在是与妻子“交手”几次,他都没有占过上风,眼见她这回非要坚持己见,九阿哥就多有了很好的预感。

  或许这一回自己能占上风。

  “就赌我能养成……”

  舒舒拿起九阿哥放下的计划书:“小庄闲着也是闲着,一年也没多少收益,还不如试试……若是成了,往后咱们往各处走礼,就用猪肉,实惠……”

 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:“千万别,寒碜,爷可丢不起那个脸……”

  “反正咱们家要开酒楼,到时候自产自销也好,利润还能更丰厚些。”

  舒舒眼睛闪亮。

  她手头的铺面庄子实在不算少了,要是都能经营起来,攒下一、两年,将五阿哥的一万两还上,再抽出银子去买茶山,说不得茶园规模还能更大些。

  九阿哥心里已经允了,习惯性嘴硬:“不是要赌么?那赌注是什么?可是说好了,爷的私房可都在你手里握着,散银子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两……”

  “就用爷的那三处产业……虽然没过户,可我收了爷的银子,自然不会昧下这些……我也拿出千金坊与东四茶楼做赌注,再加上三千两银子……”

  舒舒心中估算了一下价格,说了两方赌注。

  九阿哥轻哼了一声,很是不乐意:“好么?拿着爷的铺子、爷的银子,跟爷赌?你倒是不吃亏!”

  舒舒瞥了他一眼:“那爷说赌什么?”

  九阿哥直了直腰身:“要是爷赢了,以后你乖乖的听话,爷吩咐什么是什么……就像晌午膳食,爷都说了吃过水面,结果你送了什么?”

  舒舒疑惑:“送了别的?不是过水面么?我吩咐过,怎么膳房出了纰漏?”

  “爷想吃的是你吃的凉面,蘸着酱油汁儿的过水龙须面……配着黄瓜丝、木耳丝什么的,清清爽爽的……结果可倒好,老十他们的都是过水凉面,就爷的面还真是弄出新花样,油炸过再煮熟,拌的芝麻酱,哪里还清爽了?”

  九阿哥抱怨着,脑子里却是想起老十他们几个看到自己芝麻凉面时的馋样,闹着分着吃,自己只许他们一人一筷子,结果就去了大半碗,给自己留了一个碗底。

  东西是好东西,味道吃着也好,可是自家福晋这不听话是大问题!

  九阿哥觉得,自己很是需要振振夫纲。

  “之前不是说过,过水面硬,爷吃了不克化,到时候该胃疼了……”

  舒舒说了不给他吃的缘故。

  九阿哥心里对这种体贴关怀很受用,可想到中午十阿哥的眼神,还是觉得不自在。

  将他的吩咐当成是西北风,叫人看笑话!

  “爷不管,爷也不要你的铺子,左手换右手,有什么意思?就赌这一条!”

  九阿哥说着,越发拿定了主意,一定要好好调教下舒舒,不能再这样轻慢自己。

  舒舒沉默:“要是换赌注,那我是不是也能提一个条件?”

  九阿哥立时戒备:“不许学爷的条件!就算爷输了,也别想爷对你百依百顺!”

  舒舒面上带了认真,直直的看着九阿哥。

  眉毛依旧是之前的眉毛,眼睛也是之前的眼睛,可是却看着亲近许多。

  谁也不能保证永远保证初心,可是他这些日子待自己的包容也是真真切切。

  或许不管谁做他的妻子,都会受到这样的待遇,可是自己依旧领情。

  九阿哥见她迟迟不说话,只当自己刚才口气不好,让她伤到了,带了别扭道:“若是你非要提这个做赌注,爷也没有法子,反正爷也不会输……”

  舒舒拉着九阿哥的手,看了眼炕边的凤仙花膏子:“爷帮我染脚趾甲!”

  九阿哥差点跳起来:“什么?爷才不给你弄这个!谁耐烦摆弄你的臭脚丫子!埋汰死了!

  舒舒带了委屈:“我为爷什么都做的,爷连帮我染个脚趾甲都不行?怎么就埋汰?刚才洗了脚……”

  九阿哥脸上依旧嫌弃,却是望向凤仙花膏子,老实拿了起来,抱怨着:“没听说有人染脚趾甲!爷看你就是日子闲的,整日里闹这些花样……”

  舒舒动了动脚趾甲,轻声道:“这不是想要给爷看……”

  九阿哥看着一个个被花叶包裹的脚趾头,还真是少了几分嫌弃,生出几分期待,笨手笨脚的参照着其他的脚趾头,在脚趾甲上放膏子,用树叶包裹,用马莲叶子缠上。

  舒舒看着九阿哥的脑门子,不由的笑了:“我想到赌注是什么了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九阿哥一个歪头杀,可爱的不行不行。

  舒舒笑着说道:“我要爷一辈子……不瞒我……家里有什么事情,都有商有量的……夫妻合力,其利断金!”

  九阿哥原本心里“砰砰”直跳,以为妻子会说一辈子守着她一个,或是只对她一个好,没想到竟然不是。

  九阿哥看着舒舒,有些拿不准。

  她与八福晋都是新媳妇,如今在宫里口碑却是天差地别。

  不用说,口碑好的是舒舒。

  可是九阿哥觉的,这口碑有水分。

  不说别的,就说“贤惠”这一条,是不是有点扯淡?!

  她是喝了兆佳氏与王氏的茶,认下这两个妾室,没有像八嫂那样不承认她们。

  可是她也没跟贤惠贴上边,她没有敲定请安的规矩,压根就没有让她们到正院来走动的意思。

  即便给加了菜,可也只是加菜,其实是另一种无视。

  八福晋恋慕丈夫,才嫉妒不容人。

  九阿哥却在妻子身上看不见察觉不到嫉妒……

  舒舒心中斟酌过,才提出这样的赌注。

  实在不放心九阿哥的判断力与情商,与其让他没头没脑的得罪人,还不如让他习惯依赖自己这个妻子。

  但凡他想不到的人情世故,她来帮他想。

  倒不是说十来天夫妻做下来,如何情深,归根结底还是“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”的缘故,舒舒先要保障自己不被这憨憨连累。

  没想到,九阿哥半晌没有应声。

  连舒舒自己都疑惑了。

  夫妻彼此之间坦诚,凡是商量着定夺,这么难么?

  舒舒并不是自私之人,她实际上能转换立场,体谅别人。

  只是两辈子第一次结婚,这夫妻相处也都是摸索着。

  她想到自己身上,压着天大的秘密,别说是坦诚,就是生身父母都没有透露过,更不要说对丈夫。

  这样一想,九阿哥不乐意答应这样的“赌注”,似乎也能理解。

  “爷想瞒我什么呢?”

  舒舒试探性的问道:“要是鸡毛蒜皮的事,没有必要瞒着;要是事关重大,爷同我说一声,也省的我稀里糊涂耽搁了爷的大事……”

  九阿哥抬起头,望向舒舒的目光带了深思,答非所问道:“是不是嫁了旁人,你也是个合格的福晋……”

  舒舒坐直了身子:“这叫什么话?这是嫌弃我做的好?为人妻、为人媳都有相应的规矩,世人多是照着这个规矩走……只是心里欢喜不欢喜,夫妻和美不和美,自有自的不同……”

  九阿哥却焦躁起来,又想起康亲王府的添妆,心里跟扎了刺似的难受:“爷说不过你,谁让你是‘常有理’……谁晓得你是不是按照你的规矩,假惺惺的对爷好,就为了你日子过的舒坦……这二所又不是戏园子,爷才不稀罕这些假的!”说罢,一把丢下手中的小碗,怒气冲冲的离去。

  舒舒坐在炕上,不怒反笑。

  笑过之后,就是怅然。

  因爱故生忧,因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  小椿避在西次间,以防主子要茶,听到不对劲,连忙过来,看着地上狼狈,带了担心:“福晋……”

  舒舒叹口气:“没事,就是拌嘴罢了……”

  夫妻第一次争吵,来的这么快。

  舒舒居然并不是很意外。

  她往靠枕上一歪,眼角余光看到包的歪歪扭扭的脚趾头,神色就柔和下来。

  “打发人去看看爷是不是去三所,要是去了三所,一会儿送晚点过去……”

  舒舒吩咐着。

  小椿应声出去了。

  舒舒叹了一口气,她并不喜欢复杂的事情与复杂的关系,可也不会傻的“对号入座”,亲口承认自己对九阿哥的温柔体贴全是虚情假意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0.cc/2/2780/717994221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0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