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服顺(第一更)

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服顺(第一更)


西花园,讨源书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席面也摆上了,寻常御膳房供应的猪肉、鸡、鸭等食材,一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荤菜是黄焖鱼翅,葱烧海参,吉祥燕菜,烤大鹅,酱瓜斑鸠,野兔拆锅,奶汤鱼唇,还有一样做的精细,一时看不出是什么食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见了,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菜式,可谓郑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自己误会,太子爷当天叫人,不是无礼,这是要表现出待自己亲近的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那下巴看人的臭德行,不是兄弟交好的姿态,倒弄出礼贤下士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可笑,自己堂堂皇子阿哥,成了“下士”?

        宾主入座,太子也发现三阿哥正留心菜式,道:“也没叫人预备什么,家常菜式,对付吃一口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提了快子,却是无处落快子,夹了一口酱瓜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拿着快子,嘴里捉摸着“家常菜式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夹了一口野兔丝,道:“御膳房供的食材倒是比早年丰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不以为意道:“整日里就这些,吃也吃烦了,做不出新样式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闭上嘴,想的是皇父的“不食兼味”,想到是马家跟乌雅家沾边的“贪墨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两家都沾边,这毓庆宫到底领了多少份例?

        越是这样珍贵的食材,中间的油水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旁人压根分也分不到的东西,太子这里是整日供应么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觉得嘴巴里的山珍海味不香甜了的,可面上却越发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瞥了一眼,心中带了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抠抠搜搜的,没个皇子阿哥的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生出不平来,脑子里想起了十阿哥提醒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没憋着好屁,那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撂下快子,提起手边的犀牛角酒杯,起身道:“太子爷,臣弟嘴笨,也说不出旁的来,这里自饮三杯,跟您赔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仰脖一饮而尽,而后又接连喝了第二杯、第三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见他恭敬服顺,心里才舒坦些,道:“本也不算什么大事儿,汗阿玛太过郑重了,也是杀鸡骇猴,爷倒是不好代你外家求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道:“他们罪有应得,别说太子爷,就是臣弟,也不会去跟汗阿玛开这个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道:“就是没想到除了马家,还有乌雅家的事儿,老四的性子,估计也恼了,要不然应该也来您这里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压根没有露面,就当没有这回事儿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低下头,已经又给自己倒上一杯,道:“这一杯,是臣弟谢太子爷的,当年臣弟回宫,规矩也不齐全,多亏太子爷叫人教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教导印象深刻,虽没有一个手指头到他身上,可是那轻蔑的眼神,刻薄的腔调,他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您是阿哥爷呢,得有个爷的体面,别真跟小磕巴似的,伸脖子瞪眼睛的,不体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舌头短就要抻抻,这疼了,就是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太子爷不嫌弃,换了其他人,这样笨的都到不了太子爷跟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福薄,宫里这么多嫔主,哪一位跟她似的,生了一窝,就立下这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三阿哥正经八百的,太子也不好一口不喝,就也应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面上带了感激,道:“臣弟再陪两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吃了两口,他就又提了酒杯,道:“这杯臣弟自饮,您随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幅没完没了的样子,太子都忍不住看眼前的酒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琼浆玉液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寻常的梨花白么?

        老三什么毛病?

        前几日在御前耍酒疯,这是又打算在讨源书屋耍酒疯?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澹下来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三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呲牙一笑,露出一口小白牙,赞道:“太子爷您这的酒,真好,好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“哧熘”,又是一杯进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这样子,跟酒虫附身的架势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带了嫌弃,却没有开口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笑着,将剩下的半壶酒也都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吃到戌初二刻就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眼睛水润,脸上带了笑,走路稳稳当当的,从讨源书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要到西花园门口的时候,三阿哥身子软了,倚在太监身上,脚步挪动的也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人搭把手,那太监一个人扶着健壮的三阿哥就很艰难了,也没有办法拖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就是荷池四所,几位年幼的皇孙阿哥正在外头玩耍,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能束手旁观,弘晴却不能干看着,小跑着过来,对着那太监道:“阿玛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太监如实道:“主子吃酒吃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晴不由着急,道:“那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昱已经唤了小太监,道:“去请十五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边住着十五阿哥、十六阿哥、三位皇孙跟平郡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论年纪,平郡王讷尔苏最大,可是他辈分小,又是宗室郡王,算是客居,轮不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得了消息来了,看着醉酒的三阿哥,就叫了几个粗使太监,道:“你们搭把手,将人送到园子门口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合适的是应该叫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西花园的辇只有讨源书屋才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想到了怀孕的四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南三所应该是备着辇的,省得四福晋请安不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叫身边太监往南三所去借辇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三阿哥被太监们架着出了西花园的时候,门口除了肩辇,还有脸色不好的四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醉成一滩烂泥的三阿哥,四阿哥咬牙,将呵斥的话咽下,示意人将三阿哥扶上辇,却是没有送到北头所,而是直接送到南三所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天光大亮,这个样子从畅春园前过,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进了南三所,三阿哥就被扶到前屋。

        醒酒汤已经预备好了,一份是酸梅汤,一份是白醋兑的井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口干舌燥的,被人把了下巴,就张嘴喝了,酸得一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着怒气冲冲的四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冷笑道:“三哥您是不是湖涂了?就不能安生几日,眼下是能酗酒的时候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嫔降位,这落到旁人眼中,也是母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这个时候宴饮,太不应该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在旁人眼里,就要成了不孝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样的身份,可以不理会旁人嚼舌,那皇父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叫皇父怎么看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揉着太阳穴,闷声道:“太子爷今儿叫吃饭,不好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皱眉道:“那三哥心里也要有个尺度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有说旁的,点了点头,将剩下的醒酒汤都喝了,眼中清明许多,就是身子句偻着,带了几分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见了,道:“三哥再坐坐,天黑了以后再回吧,省得太显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点头道:“嗯,嗯,那叨扰四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摸了摸肚子,道:“你们吃了么?膳房要是还有剩的,给哥哥预备口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这里都是按时用饭,早用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膳房里也有不少方便吃食,四阿哥就要苏培盛过去,给三阿哥预备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少一时,膳盒提上来,一份麻酱凉面,一份酸辣白菜丝,一份腌香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这伙食,对比之前讨源书屋的“家常菜”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不由脸黑,这是嫌弃简薄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醉酒之人,还要预备什么荤腥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已经端起装凉面的海碗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面,两碟子小菜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并没有叫人加餐,晚上这一顿,不宜多吃,一碗面已经不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漱了口,看了眼外头天色,开始幽暗了,离彻底天黑也就剩下一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,定了定神,道:“醒了大半了,不用辇了,熘达回去,这天黑了,提灯笼也显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没有再拦,可是也不放心三阿哥这样回去,道:“我送三哥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还要再说,四阿哥已经到了门口,点了两个护卫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有再说其他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几人,走的缓慢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有些后悔方才在讨源书屋提及四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弟弟性子不讨喜,可待人实在,自己没有必要非拉他下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提醒道:“这回伤了毓庆宫体面的,除了马家,还有乌雅家,老四你是不是也去跟太子爷赔个情,将此事翻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抿着嘴,摇头道:“不是这样论的,远近亲疏,兄弟排在前头,这不是怎么也落不到你我兄弟头上,太子爷也迁怒不到咱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四阿哥,道:“可那是皇子外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依旧是不想敛事儿,道:“乌雅家犯了什么罪责,按律处置就是,我要是去太子爷处,倒是让太子爷为难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了四阿哥,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什么美事儿呢?

        还以为太子爷会念着兄弟情分,给他外家说情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太子爷方才的德行,压根就没觉得马家与乌雅家处置有什么不对,恼的是伤了毓庆宫的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北头所虽是把边,可是院子都挨着,这边门口的动静,自然也在大家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更之前,北六所跟北五所都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醉酒,被四阿哥送回来了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0.cc/2/2780/748862881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0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0.cc